凰良懿梦>章节目录>正文阅读

第二十七章 进宫面妃

作者:顾久发布时间:2017-08-13 10:20 3123字

她现在已贵为王妃,身份地位与之前不同,这一身锦服象征着现在的地位,虽是华丽但有些过于繁琐。云懿儿是二十一世纪的人,讲究穿着舒适,这大热的天气顶着一身华服,也真是受罪。

刚整理好仪容,门外一道穿着中性的女子服身道:“三王妃吉祥。”

这名女子云懿儿从未见过,“你是何人?”

“回三王妃的话,奴婢是这院中的管事,名叫从风。”她说着,将手中的账册递了上来,道:“三王妃,王爷吩咐日后将后院大小事务交与您来管,这是府中的账册,还请您过目。”

这名叫做从风的女子一身墨衣,身形矫健,脚步沉稳像是习武之人。虽话清冷,但十分恭敬。

“王爷吩咐的?”她有些意外,这么快就把家底交给她了?

从风点头,规规矩矩的开口,“是的三王妃,王爷今日有要事一早便被传进宫了,您稍作打扮正午之时还需进宫面见明妃。”

“明妃?”她疑惑,她对宫闱了解不深,问道:“身为深闺女子宫墙内的事我不是很熟悉,你既然了解那就说说吧。”

“回三王妃的话,王爷为宁贵人所生,但后来宁贵人体弱去世,三王爷八岁以后便一直交与明妃抚养,如今后宫并无皇后,大小事宜都交与明妃看管,宫中规矩繁多王妃您今日进宫还需多加注意。”

云懿儿自然知道皇宫如狼似虎,不由回忆起之前云秀儿说的那番话。她现在已经嫁给了三王爷,那他们就是拴在了一起,既然他与大王爷只有有所恩怨,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欺负在自己头上。

她云懿儿向来不是贪生怕死的人。

“知道了,你们都先下去准备吧。”她说着,将首饰盒中的花纹木镯带上手腕,这是她的生母留给她唯一的东西。三王爷的遭遇让她从他的身上看上了自己的影子。

正要退出去的婆子不经意的扫了一眼,眼中闪了山,多了几分说不清的情绪,看向她的目光有些不敢置信。

她连忙掩下眸中的情绪,退了下去。

收拾好东西,她来到锦瑞的房中,锦瑞显然对这个陌生的环境很不适应,尽管屋内还有个丫鬟伺候着她,但她看不见也听不到,更是说不了话,有些慌乱。

“锦瑞药服下了吗?”她走上前去,握住她的手,向身旁的丫鬟问道。

“回王妃的话,今日一早就服下了。”丫鬟唯唯诺诺的开口。

熟悉的感受让锦瑞安心下来,她知道面前的时她的小姐。

云懿儿点头,每次见到锦瑞这副模样她心中愧疚不已,在她手心中写道:“锦瑞,你别怕,这里时三王爷府,我已嫁人了。”

锦瑞回应,显得很是欣喜:“小姐,恭喜你现在成了三王妃了,日后肖夫人再也欺负不到您了。只是我没能看到您大婚的样子,有些遗憾。”

“那日后等你痊愈了,我再大婚一次给你看。”云懿儿笑着写道。

“小姐,你又打趣我了,你若是再大婚我不可就成了罪人了。”

两人聊了很多,锦瑞的情绪也渐渐平稳下来。肖夫人的毒药太过强劲,身体损伤的很大,她服了药以后有些困了,便匆匆睡下。

见她安稳熟睡的模样,云懿儿也安心许多。又给她把了脉,脉搏比之前强劲了不少,身体机能也逐渐恢复,按这样下去再过不久便可服下解药了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服侍锦瑞的丫鬟应该不是云家的人,面相不熟悉,应该是王府的丫鬟。

丫鬟低下头,欠了身子道:“回王妃的话,奴婢贱名秋春,奴婢奉命照顾这位姑娘。”

“这几日锦瑞饭量如何?”她问道。

“自从奴婢照顾不过两日,这位姑娘有身疾不便,这些时日也不过只是用了些米粥。也不出去,一直闷在房中不是发愣便是歇息。”

云懿儿点头,既然是王府的丫鬟那她也不必过问,将袖中的药方递给她,“你拿着这个药方去抓药,每日两次连续五天伺候锦瑞服下,莫要出了什么差错。”

这药方只是补气养血的药材,按照时日推算再巩固了五天就该差不多了。

“是,奴婢谨遵王妃命令。”名叫秋春的丫鬟恭敬的上前接过药方道。

将锦瑞这边安排的好时辰也差不多正午了,她补了些妆容,锦服与发饰让她多了几分稳重的味道。

这个时代的皇宫金碧辉煌,处处彰显出皇室气派来,比古装剧中的皇宫还显得威严大气。

宫中的守卫都是极其森严的,而且规矩繁多,进宫之后便不可再坐轿子。

从风拿出轻薄的外衫披在她的身上,“王妃,现在炎炎夏日明贵妃已搬到慧寒宫避暑,那里四面环湖宫女每日将冰块投入湖中,多少有些凉意。”

云懿儿微微点头,对从风多了几分好感,这女子看起来虽是练武之人,但也是七窍玲珑。

夏日能有这么大体面的贵妃,在后宫中的位置也是说一不二的。古代并没有冰箱,富饶人家房中有一两块冰壶降温就算是很不错的了。这想起来拿冰块投湖降温,倒也是奢侈至极。

不过,她转念一想皇帝一直都未立后,后宫向来都是又明贵妃把持,能有这么大的面子倒也不足为奇。

果不其然,只不过刚刚靠近慧寒宫,立马就觉得凉爽至极。宫苑四面环湖,外围浓郁的树荫,不由惊叹古人的智慧,拿冰块投湖以此达到降温的效果。

宫苑内,几名宫女正为明妃按摩这身子,屋内淡淡的龙延香。

一位太监小步走上前来,服身道:“明妃娘娘,三王妃已经在外面候着了,是否宣她进来。”

明妃被花汁染红了的十指轻柔这太阳穴,微闭的眼睛睁开,“宣。”

“是。”太监得令,转身退去。

三王妃?明妃的眉头微微皱了些,不过瞬间又恢复起来。

按照规矩,新妇理应是要想夫君的母亲敬茶,但明妃毕竟只是收养,便只能称之为义母。

云懿儿按照规矩行了礼数,起身她再见到明妃的面容。满身华贵,处处彰显后宫主人。明妃之子的大王爷年近三十,但她平日保养得当。

虽不及十几岁的少女,但二十多岁的女子相比也是绰绰有余的,丝毫看不出她已年近五十。特别是一身雍容华贵的气质是普通女子不能及的。

云府的肖夫人保养也是很好,但面相过于阴狠,根本不能与之相比。

“见过义母。”她按规矩行礼。

“快起来吧,本宫早就听闻云家之女外秀慧中,并且深得云德宏的深传。今日一见不仅医术了得,这相貌更是倾城。”明妃姿态端庄的轻笑,眸中全是满意。

云懿儿微低头道:“义母过奖了,懿儿只是会一些皮毛罢了。”

“你莫要谦虚,本宫早就听闻云德宏乃我昌德神医,你为他之女定当不会逊色。”说到这,明妃却叹了口气。

“修城自从八岁那年妹妹去世以后便一直由本宫抚养,也是看着他长大的。现在终于也是娶妻了,内妾又如此贤淑德良本宫这心里啊也算是放心了。只是有一事……”

明妃口中的妹妹应该是三王爷的生母。

云懿儿不由疑惑,“义母,懿儿多谢您照顾抚养王爷这么多年,多年养育之恩臣妾想王爷定然是没齿难忘。既然臣妾已入王府,那也是皇室的人了,义母您有什么话但说无妨。”

明妃脸上多了几分无奈,“既然你已是三王妃,那这本该知道的事本宫理应该说。”

她顿了下,接着道:“妹妹生前身子也是柔弱的很,修城出生时就随了他亲母的身子骨,从小就体弱多病。修城这体弱啊是打娘胎里就出来的,宫中太医说用药吊命最多活不过三十岁。”

“本宫也是不信这么好生的一个人说哪天没了就没了,这些年来也是找遍的大夫,也都没一个好结果,这事搁在本宫心中多年了,一直像是一颗刺卡着,这若是没能治好修城的体疾,本宫又有何颜面面对妹妹啊。”

她潸然泪下,捏住帕子擦拭着眼角的泪花。

“这……难道真没办法可医治吗?”云懿儿对此多少已经有了些了解,并不是很意外,她早就做好的心理准备。

“修城这身疾每当月圆之夜,极阴之时才会发作,民间相传有一本古医书方可医治此病,只是本宫派人寻迹多年也未曾找到。”

古医书?是否是义父那日偷偷传给她的那本古医书?

她看了一眼擦拭泪珠的明妃,多了几分警惕。那日父亲偷偷交代与她千万不可将此医书弄丢,也定不可告知其他人。

这古医书里面不仅有可以解三王爷体疾的房子,更是有研制剧毒之术,里面记载的更是详尽。在这尔虞我诈的皇宫之内,她还是要多留一些心眼。

“义母,臣妾也未曾听起过什么古医书,但此事臣妾已经得知,日后定会好好协助王爷调查古医书的下落。王爷吉人自有天相,定能了了您的心愿。”

见此,明妃面上满是欣慰,“唉,有你这句话本宫心中也是放心多了,日后有了古医书的下落定要第一个通知本宫。这日子多过一天本宫心中就越是放不下,也好让本宫早日送口气。”

  • 举报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