暧昧高手>章节目录>正文阅读

第一章 我不是故意的

作者:谭小四发布时间:2017-01-03 14:44 3085字

暮春的阳光很是温暖,透过积雨的乌云,斜洒在地面上,仿佛圣佛背后的万丈霞光,刺眼却很温馨。

夕阳下,一列开往云城的列车正在高速驰骋着,列车上,一名约摸二十来岁的少年正怔怔的看着窗外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金黄色的阳光透过车窗,斜洒在少年略显苍白的清秀脸庞上,泛出如佛性一般的淡淡光辉,窗外的景色虽然生机盎然,可少年的脸上却有着几分淡淡的惆怅。

少年姓谭,名菊秋,对于这略显女性化的名字,少年虽然一直都有很大的抵触,可终归是身不由己,毕竟名字这玩意是不用经过自己允许,就能被上辈人定夺的。

谭菊秋也知道自己老子生平最惬意的事就是赏菊,而菊.花向来就有饱含沧桑的坚强斗士的象征,既然八月金秋菊满园,谭菊秋这名字正好应了老头子的喜好。

不过每次当老头子向谭菊秋解释这名字的象征意义时,谭菊秋都有点后怕,幸好自己是八月出生的,万一要是七月就真的杯具了。

这不同村那比自己早出生了一个月的家伙,小时候硬被伙伴们叫七月半,至少谭菊秋现在就记不得他的本名,倒是对七月半的称呼记忆犹新。

这次谭菊秋去云城并非是游山玩水,而是遵从父亲的指示去寻医问药,谭菊秋的父亲谭轩是个执迷的老中医,总认为万物相生相克,既有病因,终归就有破解之法,只是那破解之法还未找到而已。

为了不让父母失望,更为了能继续活下去,谭菊秋决定自己去云城闯闯,说不定还真能寻得什么偏方,一个不小心就将自己的病治好了,虽然这机率无异于大海捞针,但只要还有希望,就不能放弃不是么?

上次新闻不是还说,一个癌症患者不知道吃了什么偏方,最后竟然神奇的康复了,每次只要一想到这里,谭菊秋总是对生活充满了希望,说不定自己就是下一个上帝的宠儿,毕竟运气这种事,谁又能真的说得清呢?

一路上,谭菊秋不停的在思索接下来的打算,可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什么。

当然,如果不要脸也能算是一门特长的话,谭菊秋自认为还是有不少优势的。

假如脸皮也能当饭吃,谭菊秋自认为至少可以养活十万人,不对,十万人只是保守估计,而且还是三年前的保守估计。

火车眼看着就要到站了,可谭菊秋此时却有点闷闷不乐,倒不是漫长的车程有所劳累,而是他发现自己纯洁的心灵受伤了。

大家都说长途列车上是发生浪漫邂逅概率最高的地方,可自己都已经坐了三十来个小时了,车上的美女倒是不少,可硬是没人正眼看过自己,就更别提邂逅了。

这年头要想有浪漫邂逅,不外乎高富帅,谭菊秋自认为自己的硬件很齐全,至少这三大要素自己明显就占了两样,至于那所谓的富,都还没开始接触,别人又怎么知道自己没钱?这个也自然可以选择性的忽略不计。

所以,谭菊秋很快就得出了一条结论,车上这么多的女人都是眼瞎,不过本着不跟残疾人一般计较的传统美德,谭菊秋又摸了摸额前的刘海,决定还是继续看窗外的风景。

“哎哟,你眼睛……好漂亮!”

火车快要进站,减速时有些轻微震荡,可就是这一震荡,谭菊秋忽然感觉大腿猛的一痛,烫烫的,深入骨髓,情急之下,当即就张口准备为自己讨点公道。

可当谭菊秋回过头来时,又硬生生的把快要出口的“长裤裆里了”换成了“好漂亮”,脸上原本的愤怒也瞬间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自认为很迷人的笑脸,只不过嘴角那笑容怎么看都有点抽搐的感觉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说话的是个女人,此时正慌里慌张的掏出纸巾,一边将谭菊秋大腿上的泡面扫进手中的泡面桶,一边小心的道着歉。

女人约摸二十来岁,穿着淡黄色的紧身小外套,下身是浅灰色休闲裤,脚下则是一双雪白的休闲旅游鞋,个子高挑,身材曼妙,鹅脸蛋儿十分清秀,唯一有点缺陷的就是眼睛比较小。

只不过在谭菊秋眼里,小眼睛其实挺好的,原因很简单,只因为他也是小眼睛。

忽然,列车又是一抖,本就有点手忙脚乱的女人此时也很配合的随之一抖,手中的泡面桶更是再次倾斜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女人变得更慌张了,也顾不得再拿纸巾,直接就用手开始为谭菊秋清理起大腿上的泡面来,乌黑的小眼睛里写满了不知所措。

等女人终于清理好之后,谭菊秋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起对方来,当看清对方的容颜时,心里忽然没来由的冒出一个疑惑来:难道这就是自己浪漫邂逅的开端么?

祸兮?福兮?同时而至?

不过,能有机会和美女搭讪,这一丢丢并不算祸的祸,完全可以直接忽略不计嘛,一想到这里,谭菊秋当即毫不在乎的站起身,抖了抖裤脚后,兴奋的说道:“没事,不知道我是否……”

“啊!”

还不待谭菊秋说完,列车终于发出了停站后的最后一次震荡,只是这最后一震,女人手中的泡面桶更是直接脱手而出,泼到了谭菊秋的胸口,而女人也是不由自主的扑到了谭菊秋的怀里。

闻着怀里传来的淡淡幽香,谭菊秋立时一怔,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就连胸口的面汤都直接被忽略了过去,唯一感觉有些遗憾的是,这邂逅来得未免也太晚了吧。

目的地已经到了,继续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温存自然不妥,谭菊秋只能郁闷的说道:“我得下车了,以后车靠站的时候记得注意点哦。”

女人并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谭菊秋缓缓向车下走去,忽然,女人的嘴角微微上扬,没来由的就笑了,轻启朱唇说道:“谢谢。”

听着女人甜甜的嗓音,谭菊秋忽然有种不想下车的冲动,可耐不住身后其他旅客的推挤,最后还是不甘的被挤下了列车。

只不过在踏上站台的那一刹那,谭菊秋忽然觉得女人的那声“谢谢”有点不对劲,可具体是哪里不对劲,一时又说不上来,不过一想到身上残存的泡面,又只能苦恼的去找卫生间了。

把身上残存的污渍处理妥当后,谭菊秋又看了看老头子给自己的纸条,上面记载有一个地址,让自己到云城后,就去这地址找一个叫老田的人,他会帮自己提供不少帮助的。

只不过谭菊秋不明白的是,老头子为什么不直接一个电话过去,要对方来车站接自己多省事,硬要自己拿着个破地址像寻宝一样去找。

不过谭菊秋很快也想通了,既然来都已经来了,就不差找这点时间了。

一想到这里,谭菊秋便大踏步向车站外走去。

车站外,艳阳高照,和煦的阳光洒在身上熏人欲醉,谭菊秋走到马路边刚举起手想拦辆出租车,不过当眼睛瞟到手中纸条上写着的110路公交车时,又想到了口袋里不多的钞票,最后只能憋屈的顺势挥了挥,权当伸懒腰了。

还好公交站台还是比较好找,谭菊秋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找到了。

“卧槽,半小时一趟。”看着站台的公交线路提示,谭菊秋立时就懵逼了。

不过谭菊秋天生就比较乐观,经过最初的震惊之后,很快就平静了下来,心里也开始暗暗嘀咕起来:半个小时算什么,自己初来乍到,正好可以先熟悉熟悉这陌生城市的风景。

既然已经打定主意,谭菊秋也不着急了,尤其当看到自己旁边站着的一个身影时,心里更是乐开了花,感觉先前果断选择坐公交的决定多么明智,眼神当即也不由自主的向旁边瞟去。

吴双本是云城雪吟艺术学院的新生,刚入校就凭借着宛若鸳啼的清脆歌喉,在众多的新生中脱颖而出,再加上凹凸有致的傲人身材,更是一举成为了新生中无可厚非的校花。

今天是新生入校的日子,因为先前耽误了不少时间,一看天色渐晚,吴双便匆匆的向学校赶去。

吴双不喜欢化妆,平时基本上都是素颜出门,今天也不例外。

简简单单的一身淡粉长裙,就将含苞欲放的身体点缀的淋淋尽致,一米七的高挑身材在人群中更是璀璨夺目,再配上精致脸颊上的清冷神色,更仿若遗世独立一般,无形中就令人心生只容远观,不容亵玩的念想。

倘若说先前列车上的黄衣少女是令人心动,那么吴双则是让人沉沦,即使抛开绝美的容颜,也依旧如此。不管是那带有书卷味的精炼气质,还是那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文静气场,都有着令人心生臣服的魅力和气势。

“极.品啊!一定要与她来一场浪漫邂逅,然后再一起吃个饭,看场电影,顺便探讨探讨生人,呸,是人生。”看着身旁的靓丽身影,谭菊秋当即就兴奋的有些难以自制了,心里也开始不断的大声吼叫起来。

  • 举报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