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宰之魂>章节目录>正文阅读

第一章 遭雷劈的少年

作者:九鼎发布时间:2017-03-21 15:26 3041字

凛冽寒风夹着大雪,吹入冰蓝玄域东部。

冰蓝玄域、木香镇三大家族之一的叶家,灵药阁里一如往常热闹,时不时传来管事微怒的声音:“不买别乱动。”

叶一凡淡漠看了一眼,今天自己只是来拿每月的月俸,一株一年灵芝,母亲的虚寒病就靠着每月这株灵芝得以缓解。

灵药阁的伙计忙得满头大汗,灵药阁分为两层,一楼是五年以下的药草,二楼是五年以上珍贵灵药。

叶一凡挤到柜台前,将一块刻着叶字的黑色令牌递给一个满头大汗的小厮道:“我要一株一年灵芝。”

那小厮接过令牌,刚想取药材,不料一只肥胖手掌将令牌夺了过去。

叶一凡皱了皱眉,目光顺着那肥胖的手掌,扫了扫那肥胖的身躯,最后停在那张满面红光,神气已极的面孔上,语气淡漠道:“方管事!”

在叶一凡打量方管事的同时,方管事也又将叶一凡打量了一遍,心中评估一下,这小子算是完了吧,嘴角一冷,将那令牌揣入自己怀中。

叶一凡看着眼前人,眼中寒光一闪即没,深沉道:“方管事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方管事晃动胖大的身躯,小眼睛一眯,冷声道:“这个叶玄令乃是对家族有着重要贡献的人才能拥有的,遵从代族长昨天下达命令,你没有拥有这枚令牌的权利,以后你不能再白拿这里一棵灵药,想要可以拿钱买,如果买不着自己去荒山采吧。”

方管事眼中闪露寒光,带着深深的鄙夷,落井下石做得多了,痛扁天才少族主,感觉真他娘畅快。

冷哼一声“哦?什么家族多了一个代族长?”叶一凡心中怒。

方管事大吼一声:“放肆,我说的是现在叶族代族长叶啸天,你敢出言不逊。”

“哦,原来是叶啸天伯父啊,我说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呢?也敢自封族长。”叶一凡失笑出声。

“你,好小子”方管事瞪着一对小环眼冷冷道:“我看你们母子是不想……”

“什么事这么吵?”从二楼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。

众人听见那声音都很自觉的闭上了嘴,方管事听见那声音嘴里的话好像卡在了喉咙,将目光移向通往二楼的阁楼,一张少年的面孔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少年一身锦缎白衣,左手持着折扇,右手牵着一只黄狗,脸上不苟言笑,俯视着众人,缓缓从楼梯上走了下来。

方管事方才阴沉似水的面孔立刻大转变,如同那春日里盛开的**,满面春风,双眼含笑,小粗腿紧跟两步,微微弯着腰,笑呵呵道:“诶呦,我的叶无悔少爷您怎么下来了?在二楼可选到了满意的灵药了么,若是没有,您跟我方胖子说,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方胖子我也给您弄到。”

叶一凡冷冷看着方管事,心中只觉得恶心,心中思忖:“看来叶啸天真的打算篡夺族长之位,那么我的境地只怕是危险了。”只是看到方管事这幅小人嘴脸,心中一股怒气还是压不住释放出来问道:“方管事,不知道他为家族做了什么贡献可以随便选取药材?”

方管事回过头看着愤怒的叶一凡,先将腰板挺直,刚要出口,其身后的叶不悔首先冷笑出声:“我说是谁敢在这里像疯狗一般大呼小叫,原来是少族主族弟啊”话语中带着讽刺将少族主咬得很重。

只是现在叶一凡早已今非昔比,心中虽然气愤,却没有动手,自己只有五阶魂力,对上已经公开有十阶魂力的叶无悔,自己必输无疑。

这叶无悔是叶啸天的二儿子,为人跟他爹一样阴狠毒辣,若是自己动手了,便给了这个畜生坑杀自己的借口,到时候自己死就算是伤也是白伤甚至可能性命堪忧,他到时候完全可以推脱说自己出于防卫,不小心伤到自己,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。

叶一凡深深呼了一口气,平日里平静道:“原来五哥还知道我是少族主,那就好,家族子弟见到族主要行礼的规矩你应该没忘吧,或者说你想要背宗弃族,违背家族的制度?”

叶无悔闻言脸色瞬间阴沉下来,方才他确实想要激怒叶一凡动手,可是这小子明显没上当,反而摆了自己一道。

叶无悔脸色变化,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,等到父亲荣登族长,就是你小王八蛋的死期。

叶无悔躬身行礼问了声好,礼节周到,谁也挑不出半点毛病。

叶一凡心中却是一凉,如墨漆黑的眸子深深的忌惮,一只阴狠且懂得隐忍审时度势的恶狼最令人寝食难安。

想必叶啸天、叶无悔也在观望,毕竟家族里还是有着许多支持自己父亲的势力,比如说自己的五叔,也多亏了五叔,这些年才能生存下来。

叶无悔抬起头,脸色很是不好看,声音待着嘲讽:“少族长,你是想要一株一年灵芝对吧。”

叶无悔对方管事道:“方胖子,给我拿一株五年灵芝。”

方胖子屁颠屁颠,亲自挑选两株一年灵芝,口中道:“另外一株是我方胖子孝敬爷的”双手奉上。

巴掌大小的两株灵芝被叶无悔放在手中,佯作送给叶一凡,只是不小心掉在了地上,紧跟着跟不小心的是,叶无悔的养的黄狗凑上去啃了几口。

叶无悔佯作尴尬,脸上却早已满是笑意:“这个不好意思,少族长,我手滑一时没拿住,若是您不嫌弃,这两株您拿去好了,熬了药汁,还是可以用的。”

叶一凡看着那被狗啃食的灵芝,什么也没说,转身离去,叶无悔骤然放声大笑:“跟我斗,你给我等着,等到重选少族主之时就是你的死期,不,或许你已经没有资格了,毕竟你已经要被废了,一个被废弃之人岂会再有资格,啊哈哈”。

灵药阁不断传来马屁声,诸如:“叶无悔必然荣登少族主。”

方管事更是直接,对叶无悔喊道:“少族主千秋万代一统叶族,带领我叶族走向强大。”

望川山巅,叶一凡将长枪取出,舞动起来,心中道:“我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我为什么要生气,我当我的好学生不是很好么,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军事文化我都了如指掌,考个军校不成问题,可是为什么偏偏穿越到这么一个破地方,十四年,整整十四年了。”

长枪越抖越急,脑海中画面一一闪过,五岁开始修炼魂决,十一岁成功打开十二道魂门,使得腹部魂宫与天地相接,成功凝聚蛟龙魂像,被称为潜龙,天才之名更是让木香镇镇主亲自来提亲,风光无限一时无两。

只可惜梦幻泡影,也是在十一岁这一年,晴空降雷,腹部魂宫被洞穿,蛟龙魂像被毁,一身魂力在一夜之间降到五阶魂之力。

五年来足足被雷劈了一百零七道,却仍能此身不灭,不能说这不是一个奇迹。

但是经脉损毁,五年来任凭自己如何努力修炼,那些得来的魂力都从消散在经络中消散。

叶一凡又想到自己在此界的这对父母,母亲对自己百般爱戴,而父亲五年前为了救治自己前往大泽,便了无音信,临走时父亲几番告诫自己‘若是为父未能回来,而你天赋回归一定要进入家族秘地’。

抽出背后的铁棍,这是父亲五年前留给自己的信物,想到父亲因为自己生死不知,叶一凡胸口怒火喷涌而出,铁棍遥指九霄,恨骂道:“贼老天,有本事你就再来一道雷霆劈我啊。”

话音刚落,天空瞬间阴沉下来,一道亮白照亮了整个望川山巅,随后数百年未闻巨大轰鸣声响彻整个天地,仿佛雷霆就炸响耳边。

叶一凡最后一丝意识消失前,只骂了一句:“你马。”

狂风大作,木香镇,兽皮旗幡被撕扯得猎猎作响。

骤然转变的天气让人应之不及。

此时叶一凡体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浓郁,肉眼可见的乳白形如流水的青白雷之力不断涌入到其腹部魂宫,数年前蛟龙魂像消失的地方出现一个绿色荧光。

那荧光在白色雷电狂劈下缓缓变大,如同一颗吸雷的种子,向上发芽长出越有一人高青色枝干,两片叶子对立生长,向下长出许多青色光线,形如须根。

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雷霆方才缓缓消散,天空阴云在狂风撕扯下逐渐消散,明月浮现,月光洒在冰冷的雪地,洒在叶一凡发黑的面颊上。

叶一凡猛然睁开双眼,坐将起来,脑海中一阵阵绞痛,大量信息如同潮水一般涌入脑海:

“雷种,孕育至高神决‘补天决’初始种子形态需要通过雷之力升级,形成形成一株神树共九对共一十八朵雷花。神树越大花越多所形成的威力越强……。

时过半响,那剧烈痛感方才逐渐消散,浑身被雷得漆黑的叶一凡小脸上先是一阵疑惑,随后变得懊恼,忍不住跳脚,仍旧指天骂道:“来啊,有种劈死老子,该死的老天把老子都劈迷糊了,脑子都出现不正常的东西。”

  • 举报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