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影迷踪>章节目录>正文阅读

第01章 一张旧报纸

作者:郑雨轩发布时间:2016-03-02 21:03 3356字

想必很多人都还记得1934年黑龙江坠龙事件,此事在当时影响甚大,甚至上了报纸头条,至今依旧纷纷攘攘。1987年中央电视台甚至去采访了当年的目击者,至2007年为了辟谣再次采访了他们,还专门录制了一档节目。

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没有下文,那群所谓的专家,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扯什么当时发现的生物是鲸鱼,也有说是鳄鱼的,听到这个消息,我也是醉了。

“世界上是有龙的”,我老爹是个标准的农民,不过他会手艺,打猎、编竹篾、看风水……甚至写得一手好字,在那个年代可算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了,“那群狗屁专家,他们懂个屁!”电视正在重播,老爹“啪”的一声关了电视,在他床头柜里捧出一个木匣子,上面竟然还有锁,而钥匙,却是他的裤带扣,无语……老爹在匣子中找出一份旧报纸。

旧报纸,还是旧版的繁体字,竖着排版的文字,大大的印着“蛟龙涸毙”下面是竖排的文字(此报纸可以直接百度“黑龙江坠龙事件”即可),“这份报纸是我爷爷,也就是你太爷当年印刷的”,老爹说,“当年你太爷乃是前清进士,后来八国乱华,才弃笔从戎,再后来跟了东北一个大人物,因为他文笔好,所以安排在了当年的《营口日报社》做主编,那件事,他是从头到尾经历的。狗屁专家,你给我找一个身上长脚的鲸鱼出来?还是能给我找一个头上长角的鳄鱼出来?”

不想听老爹絮叨,找了个借口我出了家门,像我这个年纪,出了家门要么去泡妞,要么就是去网吧。只是现在的人们把自家闺女看的都严,我也不好意思直接冲人家家里去,上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今天硬是没心情,一边胡思乱想着,一边就拐进了封师训家,封师训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。到了他家门口就听到一阵嬉闹声,不用想,绝对是孙德成在他家。孙德成也是我们一起玩到大的,不过他们俩性格完全不同,封师训人如其名,对任何事都严谨的很,孙德成就不行了,他就是个标准的无赖。

推门进去,我自己在冰箱里拿了一罐可乐,孙德成正在口花花的道:“你是不知道啊,真的,那娘们,啧啧,那胸是胸腿是腿,屁股是屁股的……”封师训却是一脸不屑的道:“你这不是扯淡吗?谁他妈腿是屁股,胸是腿的?”孙德成立马争辩道:“哎,我说你这人,怎么就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呢……”

“吵什么啊?没看老子来了半天了,真当我是空气呢?”实在忍不住了,我在沙发上无奈的开了口,“有什么好吵的,去看看不就结了!”

这俩人这才发现我来了,立马要我给他们评论,我却实在是没有兴趣,因为我在脑袋里一直想着老爹拿出来的那张旧报纸,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古文,所以看到那张报纸就一心想认真看看,但是老爹在,我只要看,他一定又在一边絮叨些什么他年轻的时候的事情,这点让我很烦。我算是老爹老来得子,那时候我老妈已经36岁了,搁在那个年代可算是高龄产妇了,所以老爹对我最是疼爱,也因为疼爱,所以就总是唠叨,而这些本来应该是老妈做的事。

好容易安抚了他们俩,我问了一句:“哎,你们俩说说,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龙吗?”

孙德成立马唯恐天下不乱道:“那必须得有啊,你看啊,这几千年历史都说有,咱们还是啥龙的传人,十二生肖龙在中间,就连天安门边上都雕了龙。”

封师训却不以为然,“证据,凡事都得讲个证据,你说恐龙我倒是信,毕竟有化石为证,这个所谓的龙,你凭什么证明?”

眼见孙德成又要和他争论起来,我只好苦笑道:“我老爹有一份旧报纸,上面好像是写着有龙……”

接下来的事就很简单了,都是二十刚出头的我们,不知道天高地厚,啥都敢干,也啥都有兴趣,一合计就跟我一起回去“偷”我老爹的那份旧报纸。这一合计直接影响了我现在的工作,这是后话。

回了家,不出意料的,老爹去地里去,照着老爹的模样,我捧出了那木匣子,斜着眼看了看封师训,别看封师训啥事都要讲证据,但是开锁还真是他的独门绝技,岔句题外话,他这绝技完全是靠偷考试试卷练出来的。我们仨在学校向来不是什么好学生,但是平常考试绝对名列前茅,这都得归功于封师训,他总是能趁老师下班了,用一根铁丝悄悄的开了办公室的门,然后我们一起进去赶紧把试卷抄下来,只是这一招在期末考试就没用了。

找出了报纸,这俩哥们一看竖版的繁体字立马头大了,直接丢给我。将报纸看完放回匣子,再把匣子放回原位后,我们仨到网吧要了个包间,就那么抽着烟让我讲报纸所讲的内容翻译给他们听。

“就是说这事是真的,由当时水产学校教授发表的,说的是1934年初,在营口田庄台发现一条火龙,据目击者说长相和画上面的完全一样,身长约十来米,然后7月28日,这条龙升起来又落了下去,弄翻了三条船,死了9个人,还在火车都掀翻了,到了8月8日,在距辽河入海口10公里的芦苇丛中,发现一句与传说中龙特征一致的尸体,腥味远飘,有双角且是鹿角那样的杈角。”翻译完毕之后,我把上面的话说给他们俩听了。

封师训思忖了半天才说:“事情都过去快一个世纪了,而且那时候又是中国最乱的时候,谁知道是真是假!”不过看他的脸色,也是将信将疑。倒是孙德成口无遮拦的道:“我看这事十成十是真的……”我一听他开口就暗道不妙,果然,封师训立马就来了句:“证据,还是那句话,证据在哪?发生那么大的事,而且还说了那所谓的龙依旧死了,既然死了就有尸骨,尸骨呢?”

这此孙德成倒没有争辩,反而把问题抛给我了,“和尚,你说说,你怎么看的?”没错,我绰号就是和尚,他们都叫我花和尚,“这个,应该有一定的可信度,你们也知道我太爷是前清进士,那时候的读书人都讲究个诚信,没有证据的事他不会乱写,至于你说的证据,我觉得可能是被当时的日本人给抢了,你们想想啊,那时候的东北就是满洲国,还不是日本人说了算!”

带着满腹疑问回了家,因为到最后我们什么也没有讨论出来。吃过晚饭,老妈去看电视去了,老爹却叫我出去走走,虽然我是挺烦我老爹的唠叨的,但是我也挺喜欢跟他出去走的,因为每当这时候老爹都会给我讲一些家族的往事,虽然对我的实际生活没什么用,但是用来打发时间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“你是不是看了那份报纸?”老爹一边抽着烟,一边笑嘻嘻的问我。

这事是不用隐瞒的,毕竟他是我老爹,就算我看了他也不会杀了我,更何况,老爹从小就疼我,所以我也没有隐瞒。

“那你觉得世界上有龙吗?”我问老爹,“我说的是有证据的,不是你成天给我讲的那些神话故事。”

老爹深吸了一口烟道:“回去了我给你看样东西你就知道了”,然后老爹就打住了这个话题,反倒是又开始了他的故事,说什么当年我老太爷是有福没命,那个大人物在太爷要回来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团的人,要他带回来,要真是带回来了,咱们家现在也算是名门了什么的,只是他当年非要清高,硬是要把那团人留着抗日,自己只带了一些书籍报纸回来,每次说到这些,老爹都会很怅然的叹一口气。

“老爹啊,我说你就知足了吧,太爷当年要是真把兵带回来了,搞不好就没咱这一家人,*****的时候可就不是你说的那样只是斗了斗咱们,估计能把咱家全杀了,再弄不好就得诛九族,那你可就得在下面给我讲这些故事了!”

“我一巴掌扇死你这个不成器的,你说啥呢?”老爹也是被我给气乐了,“算了算了,不走了,回去了!”

其实我心里才盼望着早点回去呢,我得回去看看老爹到底还藏了些什么好宝贝,能让我一看就知道到底有没有龙这玩意。

老爹在猪圈下面挖了差不多半人深,才挖出一口大缸,上面用水泥板盖的严严实实的,掀下水泥板,缸里面是半缸水,再仔细一看,里面有一块鳞片,没错,就是鳞片,但是我发誓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大的鳞片,说什么有脸盆大都是望小里说了,那鳞片有一个半脸盆大,通体成墨绿色,就在那半缸水中不浮不沉的,一般的鱼类去了鳞,不一会就得沉底,这块鳞片却就在水中央不浮不沉,拿出了鳞片,分量倒是不轻,估计得有大半斤,边缘锋利如刀。

老妈一边骂着老爹,一边过来帮忙把土回填。在房间里,我看了半天也研究不出这玩意到底是什么,甚至我试了用火机烤,但是鳞片始终是湿润的,也不是流水的那种,就是摸上去还能感觉到水分,似乎是摸着一个什么活物一样。

“怎么样,这就是你太爷带回来的龙鳞!”老爹一句话震得我傻了,“把这龙鳞埋在猪圈下面,咱家的猪从来没有生过病,前几年闹什么猪瘟、五号病什么的,你看咱家的猪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。这东西,我年轻的时候试过,水火不侵,金石不惧”,似乎是怕我不信,老爹把那鳞片拿出去,顺手抄起斧头砍了上去,只溅得一阵火花,那鳞片却连一道印子也没有留下。

“看了这鳞片,按祖训,我也得把你太爷的书信给你看看!”

  • 举报不良信息
  • 1
  • 2
  • 4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